最新消息< HOME
 
| → 最新消息一覽 |
2019-01-04
【文學專區】陳超明:台灣的雙語政策是孩子的福氣,還是夢魘?
行政院宣示台灣將在2030成為雙語國家,要求教育部研究鬆綁相關法規。英語一定要從小學起嗎?實踐大學應用外語系講座教授陳超明分析,11歲之前的小孩對聲音的敏感及模仿能力強烈,適合學習多種語言。但這並不表示,長大後就無法學好外語。
 
自從民進黨執政當局提出台灣將在2030成為雙語國家,以中文及英文為主要國民使用語言,引起不同專家學者及民眾的熱烈討論。不少語言學者提出「語言主體性」的質疑,台灣小孩應該從母語出發,求學階段再以中文為主,不應成為上個世紀英美殖民帝國的遺毒;也有不少民眾及中小學第一線教育者,站在實際執行面來看,使用英語成為教學語言,在有限資源及環境上,幾乎是不切實際的想法。(看更多:政院推2030雙語國家政策 國中小英語、部分科目全英文授課)
 
從小學習雙語,已是某種台灣全民共識?
 
儘管不切實際,台灣父母親讓小孩從小學習英語的風氣(與壓力)從來沒有減少過。
 
從幼稚園到兒童英語補習班,從學校到職場,英語從來就被視為一項競爭利器。不同階段的入學考試或國家考試,英語都是必考項目,任何人都不能否定「英語」對其現階段或未來發展的影響。
 
學英文幾乎成為全民運動,「從小學英文」更是另一項「台灣共識」。然而,一提到是否將「英語」定為國家的另一個語言,雜音就出現了!很可悲的是,現今社會,似乎只有經濟能力佳的家長,才能給予小孩雙語學習環境,而經濟弱勢或偏遠地區的家庭,只能靠政府?
 
我們撇開政治立場不談,也不要深究現今政府是否有決心、有能力、有資源推動雙語政策。看看家長及小孩學習面上,問個問題:是否要讓小孩從小擁有雙語能力(中文及英文)?雙語教育是正面?負面?
 
雙語對認知與未來學習的影響
 
2016年紐約時報一篇有關雙語文章,引起不少學者及民眾討論,這篇標題〈為何雙語者比較聰明〉,引述近年來雙語學習研究(或多語學習)的積極與正面看法,提出以下雙語者的優勢:雙語經驗改進腦部執行功能,增加注意力集中及處理語言衝突的能力;此外,雙語者認知思考層次提昇,也可以增加記憶力,並對社交能力及文化溝通能力幫助頗大。
 
然而使用母語以外的英語來學習,沒有任何障礙嗎?非洲肯亞於1963年獨立,除了自己母語外,設立英語為其官方語言,儘管對國際接軌幫助頗大,但第一時間,對於學生學習現場產生不少負面影響:
 
1、學生參與度下降,老師變成教學的主導。
 
2、學生邏輯和抽象概念尚未建立,使用母語都很困難理解,何況用英文學習數理科學?學習流於形式。
 
3、老師素質不夠,學生沒有好的學習環境養成語言能力。
 
土耳其於1984年推動全面英語授課,反對的教育學者也指出:學生學習英語成效不佳,降低理解內容能力;透過英語學習,學生跟自己的文化與語言產生嚴重的疏離感,甚至帶來自我成就的低落感。
 
從這些國外的經驗看來,到底使用雙語學習會帶來正面效果,還是學習的夢魘?小孩從小學習兩種語言(非母語,而是外來語言),可能造成學習障礙,還是提昇學習能力?
 
語言學習有無關鍵期?
 
無可否認的,我們都希望小孩除了母語(中文及本土語言)外,都擁有很好的外語能力(如英文),然而是否一定要從小學習呢?是否需要政府把它當成第二語言呢?
 
主張從小學習外語者,提出小孩有語言學習關鍵期(critical period),認為語言學習愈早愈好。然而這項論點,似乎否定了長大學習語言的可能性。不少人是在青少年(如台灣早期學生從國中開始)或是成年後,才開始學習外語,也可以學得很好,如大學法文系、日文系或是德文系學生,大都進入大學後才開始學習,雖然不如母語流利,但是不少人都可以流利使用該外語,可見關鍵期論點有其盲點。(看更多:賴世雄:學英文和智商無關只和使用率有關,18歲才開始學英文,永不嫌遲)
 
近年來學者提出:語言學習有其敏感期(sensitive period),也就是愈小學語言,對於語言接受度及熟悉度,比較快速及容易。不可否認,小孩在認知學習過程中,對於外在刺激(如聲音),基於生存本能,很容易接受外在語言指令,並回應該項指令。不同語言的輸入,對認知學習,都是比較自然且沒有壓力。這樣說來,小孩學語言是否比大人容易、簡單多了?
 
沒錯,小孩生活環境單純,學習及成長幾乎是全部生活內容,不像大人有很多生活煩惱及雜事,學習注意力很難集中。此外,小孩對於聲音的敏感及模仿能力,在11歲之前,都非常強烈,適合學習多種語言,當然也包含本土語言。可是,這並不表示大人就無法學習好一種外語,關鍵點在學習強度及學習專注度,而非年紀。
 
其實語言學習對小孩來說,並非一種學習困難,反而是種本能,鼓勵小孩從小說不同語言是最自然不過的。我從小鼓勵兒子講台語、看台語連續劇、跟奶奶說台語,在環境中學會了基本的母語溝通能力。台語的能力,並沒有影響在學校以國語為主的數學、社會學科的學習!
 
英國的語言政策:獨尊英語?
 
我們再看看以英語為母語的英國,如何看待這個問題。從國家競爭力、全球化觀點來看,英國人實在沒有必要學習另一種外語;從族群主義的立場來看,掌握英語優勢,才是英國所應該推動的語言政策。
 
然而,事實並非如此,英國教育部門於2002年推出全國語言策略(National Languages Strategy),訂出全國語言學習策略,不僅針對小學、中學、大學,甚至涵蓋社會人士的終身學習,其檢驗年限訂在2010年。
 
英國小學必須介紹外語學習及文化,要求小學高年級(Key Stage 2)必須學習一個外國語及接觸他國文化,主要以德文、法文、西班牙文為主。在進入中學後,繼續加強其外語學習並與未來課程及專業學習結合(雙語教育)。也就是英國認為第二語言政策,才是未來決定全球競爭的一項重要利器。
 
回到雙語學習的問題上。在教育面上,我們是否要強迫小孩學習雙語呢?從小使用兩種語言學習,會造成學習障礙嗎?愈來愈多的歐洲多語教學研究顯示:小孩子都有學習兩種以上外語的能力。對本國文化的瞭解,反而因為與外國語言文化的衝擊與對話,更能深入的反省及吸收本國或是本族群的文化與語言內涵。啟蒙時期的語言純化或是淨化(單一母語的學習),對於小孩未來多元文化學習並非有利。
 
價值選擇:你的語言選擇是什麼?
 
這牽涉到價值選擇的問題上,也就是語言學習或是使用雙語不僅僅是教育問題(如學習關鍵點)或僅文化或族群認同問題,而是價值選擇的問題:你認為英語是否在小孩教育上扮演重要角色?你的小孩需要會流利使用兩種語言嗎?你希望小孩有多元文化思維嗎?
 
我的小孩從小學3種外語:小一英文、小三日文、小四阿拉伯文;國語在學校使用,台語在家裡看電視、跟奶奶溝通。這些語言一直跟他到現在要進入職場。他不是外語系學生,而是理工科及商學院出身。我曾經問他:你會把語言搞混嗎?那麼多語言,會造成學習障礙嗎?他疑惑看著我,好像我問了一個莫名其妙的問題。
 
我一直認為「語言」是我們給小孩最珍貴的禮物,不管是國語能力的強化,本土語言的使用或是英語力的流利溝通,都是開發腦力的一部分。現在不少家長絞盡腦汁,送小孩學英文,希望小孩能夠流利使用英文,無非是看上未來國際競爭不可或缺的那一塊「基本能力」。
 
很多人質疑,難道現今英語教育不夠嗎?看看50年來的台灣英語教育,在現今教育體制下,英語成為一門「學科」甚至是「考科」,並沒有達到它應該是「工具」的實用功能。
 
我想對一些反對雙語的人說:小孩多說一種外語,並不會喪失自己的語言與文化;使用雙語,並不表示英語會取代國語,也沒有人要求,台灣的孩子英語要跟國語或本土語言一樣流利。
 
英語如何成為國人隨手可用的語言,除了國語(中文)外,大家會很自然使用英文,才是我們應該思考的問題。
 
不管政府的具體措施有無到位,還是只是一種政治口號。但是台灣成為雙語國家,甚至成為一個多語國家,這是一個前瞻思維,也是一個未來思維。至於台灣的雙語政策會不會成功,我不敢奢望。
 
我們就從自己的小孩做起好了。多會一種語言,就是多開一扇窗戶。使用雙語,不僅是開窗戶,而是多開了一道門,讓我們走出去,也讓外面的人走進來!

 

 

詳細原文請參閱:https://www.parenting.com.tw/article/5078613-/?page=1

歡迎推薦本文到 :